昨天晚上,丰台區城管隊員在公園向廣場舞大媽發放高考期間暫停跳舞或調低音量的倡議書攝影/本報記者 袁藝
  近年來,因為廣場舞引發的矛盾時有發生。高考臨近,北京市第十二中學的晚自習學生們也有這樣的困擾,每天晚自習時,學校旁邊廣場上廣場舞的音樂聲打擾了學生們的思緒。昨天晚上,丰台城管來到丰台十二中附近的廣場上,向跳廣場舞的大媽們發放了倡議書,勸導大媽們在高考來臨之際和高考期間,暫停廣場舞或者降低聲音,為考生營造良好環境。對於城管的勸導,大媽們並不買賬,待城管走後,大媽們仍然選擇調低音量繼續跳舞。
    學校投訴
  住宿學生晚自習受廣場舞影響
  昨天19時許,北京青年報記者在北京市第十二中學教室並沒有聽到廣場舞的音樂聲,不過有老師介紹,昨天聲音確實不大,因為學校上周剛找過派出所和城管,應該起到了一定作用,但以前聲音大的時候,就像旁邊停了一輛汽車,敞著車門把聲音開到特大,“特別是那個低音炮的聲音,震得學生難以集中精力”。
  據北京市第十二中學辦公室劉主任介紹,最近兩年晚自習學生經常受到附近廣場舞的噪音侵擾,“冬天還好,天冷結束得早,夏天天氣熱,學生晚自習一般是7點開始到10點結束,跳舞也是7點開始,九十點結束。”
  據瞭解,目前十二中該校區中有400名學生將參加高考,住宿學生大概500人左右,晚自習學生還是很多的。劉主任表示,學校沒有找過跳廣場舞的大媽,主要是通過派出所進行溝通,最近兩年已經找過不少次了,最近一個月還找過兩三次,找過民警也找過所長,派出所很重視,每次找過派出所,就好幾天,聲音小幾天,但過一段就又開大了。
  現場

  近300人齊跳廣場舞
  “一共有三撥人。”在莊怡公園散步的王大爺說,公園內每晚都會出現三批跳舞的“人馬”,在公園兩頭各有一批人,這兩批人數不多,總共也就幾十人。“中間的最多,大約有二三百人。”北青報記者來到公園中間部位的一條小道上,這條小路長約120米左右,離豐益城市花園小區不到100米。
  大約7點來鐘,公園中間的小路上已經聚攏了上百人,他們大多數都是五十歲以上的大媽,人群中也有不少中老年男性,甚至還夾雜著一些青年男女,一臺大音響被放在了道路中間位置一側的草坪中。耳邊突然傳來舞曲聲,聚攏的大爺大媽們如同聽到了命令一般,迅速排成了兩列,組成多個方隊,如長龍般邊行進邊舞動起來,很快這裡便有近300人的廣場舞隊伍,由於人數較多,兩列人馬如環形般首尾相扣,將道路“圍”了起來。
  一會兒,無歌詞的舞曲轉換成了帶有激情旋律的《紅塵情歌》,一會兒,又變為網絡流行歌曲《牧羊姑娘》,在不同的節奏下還夾雜著男聲的動作指令,大媽大爺們隨著節奏舞動著,並不時變換著動作,看不出一絲疲憊的神情。每到換歌的時候,他們才能停下來休息數秒,不少大媽在換歌期間雙手叉腰喘口氣,又在新的歌曲帶動下跳起來。
  倡議

  高考臨近暫停廣場舞或調低音量
  據丰台區盧溝橋鄉城管執法隊隊員介紹,在向轄區學校瞭解中高考保障需求時,北京市第十二中學的老師介紹,進入夏季後,周圍群眾開始了露天消夏、健身活動,在不遠處小廣場上跳廣場舞的聲音直接傳到了學校,這段時間正是學生晚自習的時間,臨近高考了,學生本身會有緊張情緒,這些聲音可能會影響到學生們備考,懇請有關部門倡議、勸導一下。
  瞭解情況後,城管隊員立即向屬地政府彙報。盧溝橋鄉政府積極組織相關部門製作了宣傳牌、致社區群眾的一封信併到現場倡議。城管隊員表示,雖然廣場舞擾民並不算城管職責,但城管隊員希望通過倡議來進行勸導。
  昨天在第十二中學西南的莊怡公園中,北青報記者跟隨城管人員在內的聯合倡議組來到一處跳廣場舞地點,該地點大概有300人在跳舞,地點狹長,並不算一處廣場,顯得有些擁擠,北青報記者聽到音響聲音開得並不算大,只有在附近才能感覺到低音炮的聲音。
  北青報記者看到,昨天城管隊員還帶來了一些小禮物發給跳廣場舞的大爺大媽,併發放了倡議書。有的阿姨說,“孩子要考試了我們也知道,現在聲音不大,我們不會影響孩子考試。”也有不少大爺大媽圍著城管抱怨,“現在哪裡有健身的地方,這個公園越來越小,現在就是原來一半大了。”
  後續

  城管走後調低音量繼續跳舞
  7點半左右,城管趕到現場,幾乎所有跳舞的大媽大爺們將城管圍攏起來,聽著城管隊員解釋為什麼前來勸阻他們跳舞。“聽說過幾天高考。”幾位大媽拿著城管頒發的通知單說,“也互相諒解吧,這幾天不讓跳就不跳了唄。”有些舞者則有些生氣,“我們本來就沒個娛樂的地方,好不容易找到塊地兒還不讓跳了。”一位大媽說,她們一直很註意音響的聲音,不可能對周圍居民和學校造成影響。另一位大媽說,這個公園由於周邊建設施工,面積越來越小,我們這些老年人的娛樂需求誰來保障呀。“以前聲音確實略高一些。”一位大爺說,以前的聲音略大,豐益城市花園最西邊的樓道里會聽到,但是後來有一些鄰居反映過,這些日子聲音已經小了一些,不會對周邊產生影響了。“大家都要互相體諒嘛。”
  城管走後,城管帶來的展板也被“請”出了跳舞的地方,大爺大媽們又繼續開始了健身舞。只不過聲音確實已經調小,北青報記者走到道路最東端靠近豐益城市花園處,基本聽不到什麼音樂聲。“今天這邊基本聽不到舞曲聲了。”公園東門口一位小販說。
  在公園另外一處人數較少跳廣場舞處,經過城管隊員勸說,大媽們關了音響,並和城管隊員握了握手,“誰都有孩子,我們也會支持的。”
  文/本報記者 李濤 楊琳
  對話領隊

  我們不會把音量開得很大
  二三百人的健身舞隊伍分為多個方隊,每個方隊都有一位領隊,其中有一位身穿健身服的領隊格外顯眼,她大約50多歲,身材未見發福,聲音洪亮,站立如鐘,步伐矯健,腰板直溜,一招一式都極其標準,不少舞者和圍觀者都對她豎起大拇指。“看見沒,這是我們當中舞姿最標準的,胳膊端得多平呀,很多人都跟她學的。”這位領隊就是李女士。
  北青報:您和舞伴們跳的什麼舞,跳了多少年了?
  李領隊:我們現在跳的是佳木斯廣場舞,每天從7點多跳到9點多,跳完再跟愛好者們一起編舞。我是東北人,在家鄉的時候就開始跳。在東北,很多人都參與到跳健身舞中,甚至都買了統一的跳舞服裝。我今年55了,跳健身舞已經有四五年了。以前在丰台公園跳舞,這兩年在莊怡公園跳,畢竟這裡離家近。今年年初我回家,家鄉人見我跳得好,還推薦我參加了“舞動龍江”的比賽。
  北青報:聽說最開始是您一個人在公園裡跳,如何形成現在兩三百人的規模?
  李領隊:最開始是我一個人跳,有的鄰居見我跳得好,自動就跟我跳,好多人都是我教的。北京這邊跳健身舞的氣氛挺好的,有些人每天下午早早地就來到這裡,就是為了跟我一個方隊跳。有些時候我累了想休息一天,她們也要拉著我去,除了惡劣天氣,我們這兒幾乎每天都有人跳,冬天也經常跳。
  北青報:跳健身舞有什麼好處呢?
  李領隊:對身體好處很大。我現在血壓也正常了,身體很健康,幾乎不感冒,以前我120斤,現在只有112斤。我有一些舞伴患有糖尿病,跳健身舞時間長了,連胰島素都不用打了。有很多男的也加入了我們,有的男的肚子老大老大了,跳舞也減肚子,有個男的就減了36斤。
  跳健身舞讓我們鄰裡關係更好了,不跳舞的話,我們平時吃完飯就歇了,坐在沙發上看看電視,挺無聊的,還長肚子,現在大家都加入到健身舞中,跳舞的很多都是附近小區的鄰裡,大家彼此相互認識,活躍了鄰裡氣氛,真的挺開心的。
  有20多個年輕的小伙子現在也經常跟著我們跳,不僅鍛煉身體,還可以減壓。
  北青報:音響是誰買的?
  李領隊:音響就是大家湊錢買的,一個人出10元錢,買的就是那種廣場舞的大音響,花了1000元錢買的。現在跟著我們跳的人太多了,要是使用小音箱的話,隊伍後方根本聽不到呀。
  北青報:如何看待廣場舞與普通住戶生活之間的矛盾?
  李領隊:我們也不會把音響開得很大,一般音量適中就行。兩邊都要互相理解,我們也爭取不給居民生活造成麻煩,以後跳舞音量肯定註意,不會開太大。文/本報記者 楊琳
(原標題:城管勸停廣場舞 大媽不買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x69pxgvyz 的頭像
px69pxgvyz

channel

px69pxgvy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